肆遥

于无声处听惊雷

祝网卡哥哥生日快乐
感谢他一直给予我的鲜活热烈的勇气
愿他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
愿他不惧山高水长,愿他一如年少模样
也愿他一路鲜花绽放
希望他的B612能拥有每一场壮丽又柔和的日出
希望他的岁月流光溢彩永不褪色
也许我们之间横亘了遥远的星河
然而千万光年外,他的光亮和温柔
依旧可以穿过绵长的时空拥抱我
这一年的日记本里零零散散记录了很多的你
其实我并不太擅长说情话,但我还是很想和你分享每一份幸运 成长与每一份炽热真诚的情感

他说未来很长
就仿佛真的前路有光亮有酒香
他在未来向你招手,让你勇敢的去闯
我们的故事还有很长
第三年啦,依旧陪你细水长流

/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待
/路途再多遥远不要不回来

事实上那一瞬间他就像安安静静坐在学校操场旁
坚定又温和的说出"可我的心不乱"的那个男孩
晚风掀动着衬衣的衣角
青翠的少年坐在满墙的爬山虎下
那一瞬间他不是荒原里开的赤诚热烈的玫瑰
不像爵士年代的风华万丈
反而像在小行星上 每天静静等待每一场盛大日出的小王子
他的星球充盈着和风与温柔

原来他始终坚持那份孤勇与坦诚
又始终带着那份清冷而高贵的孤独
出世且入世,又带了一点轻轻的禅意
成熟是一份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
我们都将生命贴近山河的嶙峋一角,继而感受它们的滔滔奔涌
涓滴岁月汇成岁月长河,他就这样从那个青翠少年清凌凌的抽条成花千树星如雨
可是那双眼睛又...

就那样认认真真的听他唱歌
认认真真的望着他的眼睛

总觉得分明听到了他的哽咽
分明看到了他红了的眼眶
可事实上又仿佛什么都没有

尚好的青春
千万记得有人在天涯等你
他从来都是温柔岁月的那个人

故乡与他乡

在周五的最后一节课上读到了还乡
心里生出一股钝而绵长的难过又不好意思在信息课哭出来
不善言语,但还是想鼓起勇气表白小姐姐 @我就是笔力撑不起脑洞的黑米馒头

故乡与他乡似乎本身就是一个挺难过的话题 尤其是再和那场浩荡而长久的运动扯上关系——
“你看看,多少忠心热血,现在埋土里,都该凉了”

看到这句话几乎要哭出来。都说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,可到了那样一个孤独才意味着安全的时候,他们又是否会觉得被辜负呢?曾经一直在想,历史上这么多年,长眠于暗夜,夭亡于黎明,又或者是堙没于晴天之后那些铺天盖地蒙上的灰色,说不上哪个更悲哀一点

历史有时候大概是挺无情的吧。总觉得理科少了点温度,可有温度的事

“想做你的小女孩”

现在大概就是很容易难过,没有人可以倾诉,又不好意思表露各种各样的情绪

学校里经常看见历史老师牵着孩子笑得很温柔的走进食堂,隔壁班数学老师领着孩子在早安烘焙挑选那些很好看的面包,又或者是每周六老班领着儿子很开心的挤进食堂一起吃晚饭

突然就想起来小时候去赶集一定要吃的豆沙饼,阿婆会偷偷买给我妈妈不让吃的果冻和碎碎冰,还总是会和外公抢芝麻味的徐福记酥糖

也想念那些在姨妈家吃了很多年的晚饭和爸爸的西红柿炒鸡蛋

我仿佛得到了很多很多的爱,又仿佛什么都没得到

似乎从来没有被爸爸妈妈领着,一同拥抱春花秋月夏风冬雪的记忆,很少被允许出去玩,甚至如今的交谈单薄到只剩下学习

我也...

    其实有时候从他漾着笑意的眼角可以看出,岁月对他并不是特别的温柔,但偏偏岁月又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最为美好的那些情感——赤诚、勇气与真诚。
     总觉得不跟这个世界妥协,守住那些少年气和自己的坚持,却又不在芸芸众生里显得分外特立独行是最艰难的,可他都做到了。
    虽然偶尔也觉得他的眼睛里多了一点清凌凌的冷。
    光落在他身上,被烟火气包围着,显得特别温柔。
    他的笑里映着阳春三月盎然的生机。

吾友:
      见字如晤。

      真的是分外喜欢这个书信体的开头,总觉得它带有别样的温柔。仿佛隔着山高水长,隔着不可逾越,却又像真真切切的见了一面。

    马路对面走过一个小女孩,手里握着一支初春开的热烈的迎春,笑得格外开心。恍惚间特别羡慕这种状态,仿佛自己已经早早地过了这种尚可以开心的纯粹的年龄。明明一度也很期盼老校里那一树的杏花和掩不住的满园春色,也想和她看凌晨四点未眠的海棠,看春风吹皱一池春水,明明分外期待春日的蓬勃,可转眼间又仿佛心如死灰。明明...

有些事不适合说,也不适合写,只适合收藏
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,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

不知茫茫雪夜里是否会有一扇门留给夜归人
不知炉上醅着的酒是否有人一同畅饮
不知风雪覆盖旷野时,泄泄融融的雪花会不会在烛火下显得分外孤独

金陵城似乎一向温柔,却又带了些不同于江南的凌厉与醇厚,就连那一汪桨声灯影下的秦淮水,似乎都在历史的剪影下微微掺了些苦涩

吴侬软语飘进雪花,白色覆盖青砖黛瓦,古老的街巷灯火次第亮起——一下雪,南京就成了金陵。
不知道这是否是金陵城原本的模样。

这种时候适合坐在檐下看一场雪,回忆那些被白色掩埋的春秋寒暑的时光。

再后来高阁凭栏听北风一夜,雪落残荷覆满头霜雪,亭台水榭茫茫一片。青瓷...

那些老城大概都特别有韵味吧

譬如六朝古都的秦淮艳影,譬如长安城里的泱泱盛唐,又或许仅仅是北平城里映着初雪与月色的琉璃瓦,江南水乡盛着鸽哨声的初夏凉风。

"一颗十万光年外的星星生命或许早已消失殆尽,但它却在我们的视野里正值青春年华"

历史也是如此吧
希望它们永不荒芜

© 肆遥 | Powered by LOFTER